聖誕波卡-3.jpg        

--

<人物介紹>

 

波卡

本故事的主角,矮人族的行商人,個性有點天然呆。

 

李歐

主角之一。波卡的夥伴兼座騎,是隻垂耳兔。

 

索普代特

熱愛天文學的跳鼠,口頭禪是『咳哼』,個性有點扭曲。

 

凡貝妮洛

矮人族的吟遊詩人,波卡的愛慕對象,但是已經有男朋友。

 

多尼耶

普通的人類老爺爺,同時也是個鐘錶師父。因為是啞巴無法說話,跟波卡都是靠筆談。

 

羅賓

其實就是知更鳥,會幫波卡收集煮火鍋的材伙,也會幫索普代特蒐集情報,非常有用的小幫手。

 

人類小女孩,這次送禮物的對象。

 

--

 

大雪紛飛,白色雪花宛如糖粉一般不斷自天空揮灑而下。強風不斷呼嘯而過,震得玻璃窗咯咯發響。不知不覺中北歐大陸已完全被寒冬籠罩。

索普代特看著窗外的暴雪,悶悶地嘖了一聲。

索普代特並不是討厭雪跟冬天,不過一旦下雪就無法觀測星象,對於熱愛天文學的他來說實在是非常痛苦的事。尤其是之前大雪已經整整持續了一星期,好不容易今天下午雪停了,索普代特興高采烈地把觀星器材全部準備好, 沒想到傍晚時天空又突然飄起雪來,而且還是激烈的暴風雪,到現在還沒有停止的跡象。

儘管心情煩悶,但是索普代特並不打算一直消沈下去,畢竟天文觀測本來就極度需要耐心的一項活動。

索普代特是著名的阿斯特洛跳鼠,儘管阿斯特洛跳鼠這名字對人類而言非常陌生,但是在矮人與動物們之間卻是赫赫有名的抓流星一族。阿斯特洛跳鼠會將抓到的流星交給矮人們製作成各種工藝品,或用作照明設備。然而直到 數個月前,索普代特還沒有實際抓過流星,因為他的腿天生不良於行。本來對自己的瘸腿感到自卑索普代特在年初時遇到了矮人族的行商人波卡跟兔子李歐,三個人成功挑戰了抓流星的壯舉之後,他終於找回阿斯特洛跳鼠的自信,也跟原本行同陌路的家人逐漸恢復關係。

索普代特一拐一拐地走到廚房,他先用木材生火燒水,然後從櫥櫃中拿出白色的陶瓷茶壺跟茶杯。他用熱水將茶壺跟茶杯溫過,然後在茶壺內放入兩茶匙的錫蘭紅茶,小心翼翼地注入熱水。他目不轉睛地盯著柱子邊旁的時鐘,直到確認秒針移動了180下才將茶水倒到杯子裡,最後加了一點黑糖在裡面。

這種名為「黑糖」的調味料是從波卡那兒買來的,索普代特很喜歡黑糖特有的溫厚香味跟韻味,這陣子常常搭配紅茶一起飲用。

「呼~~~」

就在茶香跟黑糖好不容易安撫了索普代特煩躁的情緒時,外頭傳來了一陣凌亂的敲門聲。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咳哼!到底是誰阿,吵死人了!」

索普代特憤憤放下茶杯,一拐一拐地走去開門。沒想到他才剛走出廚房,大門就砰一聲地被撞開了,一隻兔子衝了進來。大量的雪花跟寒風瞬間灌入屋內,讓索普代特寒毛直立。他還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那隻兔子又用後腳輕巧地一踢,門隨即砰地一聲關上。

「哇!得救哩~真是冷死我哩!」

兔子一邊俐落地抖掉身上的積雪,一邊嘮嘮叨叨。「下午不是還好好的哩,怎麼晚上突然下起暴風雪哩。北歐的天氣真是比女人的心情還變化莫測的哩,你說是吧,波卡?...波卡?喂波卡~你還活著嗎?」

大概是因為沒有得到任何回應,那隻兔子開始有點不安。他左甩甩右甩甩,忽然,一個捲曲成一團的矮人從他身上掉了下來,重重地摔在地上。

「好冷阿...好冷阿...明明下午還是晴天,怎麼傍晚就下去雪來了...」

不是看著兔子也不是看著索普代特,矮人空洞的兩眼彷彿望著不存在的彼方,如呻吟般喃喃自語:「好冷阿...李歐...北歐的天氣真是比女人的心情還變化莫測...阿阿阿...世界突然變得好溫暖...我好像看到花了...還有過世的奶奶... 阿...連索普代特也出現了...那張充滿怒氣的臭臉...不愧是個性扭曲的索普代特...咦?索普代特?等等、哇阿!」

只見索普代特用健康的那隻腿狠狠地踩在波卡的臉上。

 

經過一番折騰之後,索普代特終於放過了波卡跟李歐,允許兩人在壁爐前烤火。然而這可不代表自己原諒了他們,總有一天要找機會跟他們討回來,索普代特如此心想。他帶著些微恨意瞥了一旁的天然呆旅行商人二人組,他們正喜孜孜地品嚐著自己招待的黑糖紅茶跟餅干,彷彿把剛剛的事忘了一乾二淨,頓時讓索普代特惱火。

「咳哼!你們兩個到底是來幹嘛的!」

「啊,搓點吾記。」波卡手上的餅乾才吃到一半,猶豫了一下他才依依不捨地先把餅乾放下:「索普代特,你知道『聖誕老人』嗎?」

知道是知道啦...索普代特喃喃地說。「問這個要幹嘛?」

「你知道多尼耶老人嗎?」波卡問。

「啥?就那個開鐘錶店的人類老頭嘛。」

「對對對~」波卡頻頻點頭。

多尼耶老人是個鐘錶師父,本來在妻女意外過世之後有段時間封閉自己的內心不再跟人來往,但是自從遇到波卡之後,他又重拾鐘錶師父的工作。之前大家曾經在老人家替波卡慶祝生日,索普代特也有參加。

「那個老爺爺哩,拜託波卡當聖誕老人替鄰居的小女孩送聖誕禮物哩。」李歐接著說。

「啥?」索普代特放下手中的茶杯,眉頭皺成一團,很明顯地他非常困惑。於是波卡開始從頭說起事情的原委。

 

 

前幾天波卡像平常一樣去探望多尼耶老人,順便用碎星星跟老人交換一些齒輪、發條跟彈簧,這些鐘錶零件很受鳥兒們的歡迎。交易的過程很順利,但是事後老人突然表示有件事要請他們幫忙。

距離老人家兩條街的地方住著一對相依為命的母女,女孩的父親很早就過世,由母親幫人縫製衣服勉強養家。多尼耶以前跟女孩的父親有點私交,所以現在女孩偶而還是會來找他玩。最近聖誕節快到了,知道他們家處境的街坊鄰居紛紛委託母親縫製新衣,多尼耶也是其中之一。女孩也一邊偷偷期待聖誕節的到來,一邊努力幫母親的忙。

然而前幾天女孩來多尼耶家中送東西時,眼睛卻哭得腫腫的。

「據說是在來的路上被鄰近的小孩給嘲笑,說女孩家沒有煙囪,所以聖誕老人不會送禮物給她。」波卡說。

大概是想到自己以前被嘲笑的經驗,索普代特微微揚起眉毛。

「才沒這回事呢!」女孩辯駁。

「不過你去年也沒拿到聖誕禮物阿。我去年聖誕老人有送我新皮鞋喔~你看現在就穿在我腳上。」附近的小孩亮了一下鞋子給女孩看。

另一個小孩跑來插嘴:「我看一定是因為她是個壞孩子所以聖誕老人才沒送禮物的啦。」

其他的小孩也都跟著起哄,嚷著:「壞小孩~壞小孩~安是個壞小孩~今年也收不到聖誕禮物~哈哈哈哈哈~~」

笑完大家一哄而散。

「才不是呢!才不是這樣呢!」女孩覺得很委屈,她明明有聽媽媽的話,還很努力地在幫媽媽的忙,然而聖誕老人卻從來沒送禮物給自己。

多尼耶知道之後,想把自己製作的咕咕鐘送給安當聖誕禮物,因為她每次來到店裡都開心地盯著它瞧。但是安的母親是個很有骨氣的女子,不願意無償接受別人的東西,於是多尼耶就想到拜託波卡假裝成聖誕老人偷偷將禮物送到女孩手中。

 

 

「事情的經過就是這樣,但是我完全不知道那個『聖誕老人』是什麼東西。」波卡說,畢竟矮人跟人類的語系不同。光是要了解整個事情的來龍去脈波卡就用盡了自己所知的人類單字了。

「這時候我們就想到哩,索普代特你有在看人類的天文學研究資料,想說你對人類的語言應該比較熟悉哩。」

「咳哼,所以你們是想要找我當翻譯?」索普代特問。

嗯嗯。波卡跟李歐點點頭,用期望的眼神看著跳鼠。

「我拒絕。」然而索普代特乾脆地拒絕了。

「咦~為什麼?」波卡急得跳了起來。

「首先,世界上根本沒有聖誕老人。」索普代特說:「那根本是人類捏造出來的東西。

「可是街上的人們一直在說『聖誕節快到了』、『聖誕老人要來了』」?」

索普代特不理會波卡繼續說:「然後,人類的聖誕節越來越商業化了。」

「商業化是什麼?」波卡偷偷問李歐。

「就是充滿銅臭味的意思哩。」李歐小聲地回答波卡的問題。

「第三,我不想管人類的閒事。」語畢,索普代特轉身準備走進書房。

「不過老爺爺是好人阿。」波卡站起來對著索普代特的背影大喊:「索普代特也知道吧,爺爺想做的事跟錢完全沒關係。」

索普代特停下腳步,可能是在猶豫吧。

李歐也不忘補上一句:「這紅茶裡的黑糖也是多虧了老人的齒輪,好不容易才跟東方的商人換來的哩。」

咳哼。

索普代特不滿地哼了一聲,然後把房門關上。

 

事隔數日,波卡跟李歐收到了索普代特的訊息又來到了他的住處。一進門,矮人族的美麗吟遊詩人凡貝妮洛就笑盈盈地迎向波卡。

「呵呵呵。波卡跟李歐你們終於來啦。聽說波卡你要扮成聖誕老人去送禮阿?沒問題,一切就包在姐姐身上吧。」

「凡貝妮洛姐你怎麼會在這?」波卡用力眨了好幾次眼,在意想不到的地方與自己戀慕的姊姊相遇讓他又驚又喜,這時書房的門嘎一聲被推開了,索普代特抱著一疊資料一拐拐地走向波卡跟李歐。

「是我請她來幫忙的。」他說。

「幫什麼忙?」波卡歪著頭問道。

「咳哼!當然是聖誕老人那件事啦!」索普代特紅著臉吼道,然後把手上的資料硬塞到波卡手中。

「索普代特...」波卡感動的看著跳鼠,要不是手上抱著沈重的資料,凡貝妮洛又忙著幫自己測量三圍。波卡一定會馬上上前抱住他。

「我就知道他最後一定會答應哩。」李歐用沒人聽到的音量小聲地說。

「呵呵,索普代特很認真喔,還特地找我來幫波卡量身打造聖誕老人的衣服呢。」邊說著,凡貝妮洛邊示意波卡轉身,她在紙上迅速地記錄了一些數字,然後又拿起卷尺幫李歐測量。

「呃...我也要穿嗎?」李歐是隻垂耳兔,基本上是不需要穿衣服的,他也從來沒穿過。

「嗯~~看來是沒辦法呢。」凡貝妮洛看著卷尺上的數字,然後露出了迷人的笑容。「好了,波卡來這邊,讓姐姐看看哪塊布料適合你。」

「好、好的!」能跟愛慕的凡貝妮洛姐獨處讓波卡開心地不得了,他隨手把資料一擱,小跳步跟著凡貝妮洛離開。

李歐跟索普代特兩人目送著波卡離去,然後同時輕嘆一聲。

索普代特乾咳了一聲。「總之這整件事就交給我來辦,你們只要在聖誕夜準時到老人家就好了。有事的話我會再聯絡。」

「感激不盡哩。願意幫波卡淌這攤渾水。」

「彼此彼此啦,一直跟著這種傻呆的傢伙也不容易阿。」

「沒辦法阿,天底下也只有傻呆的矮人才會想去抓流星哩。」李歐打趣地說。然後兩人又不約而同笑了。

 

接下來的幾天索普代特跟凡貝妮洛忙得不可開交,凡貝妮洛忙著縫製聖誕老人的服飾跟帽子,索普代特則是每天在紙上塗塗寫寫,不知道在畫什麼。有一次波卡遠遠地看到他在吩咐羅賓們:「聽好了,你跟你去調查房子周遭的路線,愈詳細愈好。你負責搞清楚人類的作息。還有你,這是最重要的任務,你去把窗戶給...」

由於索普代特的表情實在太認真了,讓波卡不敢前去搭話。

就這樣,在連計畫內容都搞不清楚的狀況下,聖誕夜到來了,波卡、李歐、索普代特跟凡貝妮洛四個人聚集在多尼耶老人家的書齋裡。

波卡脫下原本草綠色的矮人帽,換上凡貝妮洛縫製的紅色帽子、帶有毛領的紅色外套,披上紅色圍巾跟紅色手套,轉眼間就變成了聖誕矮人。

真是太棒了。凡貝妮洛發出了滿足的嘆息,多尼耶老人也開心地點了好幾次頭。

「還挺有模有樣的嘛。」索普代特滿意地看著波卡這副打扮,然後揮揮手示意波卡跟李歐過來。

他把一張大大的紙攤開在桌上,然後開始解說計畫。

「這是一帶的街道地圖。這邊是老人家,就是我們現在的所在地,這個紅色圈起來的地方則是女孩的家。你們的任務就是把禮物從這裡平安送到女孩床邊的襪子裡。」

「什麼嘛~感覺很簡單阿~」

此話一出口波卡馬上就被索普代特狠狠瞪了一眼。

「一點都不簡單!女孩家旁邊有個市場,是個食物資源很搶手的地方,各種動物地盤割據的狀況很複雜,不能隨便亂闖。像她家旁的那條小巷子是野狗的地盤,而且是這一帶惡名昭彰的猛犬!外人如果不小心踏入一步,二話不說馬上就會被攻擊。」

這可是我叫那些羅賓花了好幾天調查的呢!索普代特憤憤地說。

「這次的任務是將禮物完好無缺的送到女孩手上,所以要避免節外生枝,避開危險的路線。」

危險的地方、要注意的地方、那隻貓很危險、地圖上慢慢被索普代特寫滿了各種鉅細靡遺的情報。終於李歐看不下去了,他把筆搶了過來畫了一條線。

「總之最安全的路線就是這樣走是哩?」

「...對啦。」

大概是解說到一半興致正好,硬生生被打斷索普代特多少有點不高興,但是他隨即又接著說下去。

「這個靠窗的房間就是寢室。女孩平常8點之前就會就寢,母親會在隔壁房工作到10點左右才進來就寢,所以8點到10點之間就是我們行動的時間。」

波卡跟李歐點點頭。

「李歐你按照規劃好的路線跳到窗台上,波卡再從窗戶溜進去。女孩的床就在窗戶附近,你只要找到掛在床頭邊的襪子把禮物放進去就好了。」

「請問~如果窗戶上鎖了該怎麼辦?」波卡舉起一隻手問道。

彷彿就在等這句話,索普代特得意的哼了一聲。

「哼哼哼!我早就預料到這種狀況,前幾天要羅賓把鎖給破壞了。」

波卡跟李歐面面相覷。

「...這樣好像不太好哩。」

「冬天窗戶關不緊冷風會一直跑進來耶。」

「吵死了!擅自破門而入的傢伙們沒資格說這種話!」索普代特用力踱著腳:「總之!為了得到禮物這一點小犧牲是難免的!」

接著他看向老人。彷彿約定好似的,老人立刻從抽替拿出了兩個包裝精緻的禮物盒。

波卡問:「怎麼有兩個?不是只有咕咕鐘而已嗎?」

這時一直在旁邊喝茶的凡貝妮洛笑盈盈地插話了:「另一個是要送給那位母親的。因為索普代特說她常常熬夜縫衣服,所以特地跟家人要了個星星檯燈給她。是吧?」

大家的目光隨著凡貝妮洛轉向索普代特,只見他不好意思地轉過身去,小小地咳了一聲。

「真是個憋扭的傢伙呢。」李歐笑著說。

「嗯阿。」波卡也笑著回答,然後從老人手中接過禮物背在身上。

「走吧,李歐。」

「等等。」

正當波卡準備跳到李歐身上時,凡貝妮洛走了過來。她先幫波卡把領子跟圍巾拉好,再把帽子調正。

「如果不小心被發現的話,記得說『Merry Christmas』喔。」凡貝妮洛叮嚀。

「Ma...Marry Christmas?」

「這是只有在聖誕節才能施展的幸福咒語呢。」

「呃...」

凡貝妮洛的獨特解釋讓波卡有點不知所措,只能說吟遊詩人的感性真是異於常人。幸好索普代特即時轉過來身來解釋。

「『Merry Christmas』在人類語中是聖誕快樂的意思啦。」

「好了,來念念看。『Merry Christmas』。」

「M...Marry...Christmas」

「Merry Christmas」

「Ma...me...Marry...Christmas...」

「是Merry Christmas!」

「M...Merry Christmas!」

「很好。」索普代特跟凡貝妮洛滿意地頷首。

這時波卡抬起頭來看著多尼耶老人,不懂動物語言的他從頭到尾都沒辦法參與話題,只是用關愛的眼神注視著他們的一舉一動。波卡希望能跟老人有多點互動,他想到之前在某個繪本上看到人類會這麼替即將上戰場的士兵送行,於是他有模有樣地對老人行了軍禮。老人發出輕笑,同樣用軍禮對波卡回敬。

行完禮後,波卡帶著禮物熟練地跳上李歐的背。李歐一眨眼就跳出窗外,不稍幾秒鐘,矮人跟垂耳兔的身影就消失在黑暗之中。

 

「是說為什麼是放在襪子裡阿?」

半路上,波卡突然這麼問。

「你都沒看索普代特給的資料嗎?」

「什麼資料?」

「就是那天他硬塞給你的那些哩。」

「那個阿...那個阿...」波卡試著回想那天拿到的資料,光是看到上頭幾個大標題「聖誕節與聖誕老人」、「聖誕老人的起源」、「聖誕老人真的存在嗎?」、「追尋!聖誕老人的足跡」、「商業化跟人類的發展」就讓波卡頭暈眼花了,所以他下意識把這件事忘的一乾二淨。

「李歐有全部看完嗎?」

「看是看完啦...」李歐似乎還想講什麼,但這時波卡感覺到人類的腳步聲,他們兩人立刻躲到房子的陰影裡。不一會兒,一個穿著提著行李箱的男人從轉角出現,他走得很快,手上還抱著一個包裝好的禮盒。兩人小聲地交談。

「看來是剛剛才從外地趕回來的哩。」

「手上拿的是要給小孩的禮物吧。」

聖誕夜街上的行人比往常少很多,家家戶戶幾乎都在家團聚,一起吃吃喝喝、玩樂歌唱。街上四處瀰漫著食物的香味,不時可以聽到人類的笑聲。一個人走在這樣的街道上應該分外寂寞吧。那個男人一定想趕快回到屬於他的地方,波卡心想。

兩人一直注視著男子直到他消失在街角。然後波卡才悄聲:「走吧。」

 

或許真的是多虧了索普代特的路線規劃,雖然繞了點路,但是波卡他們一路上完全沒有遇到任何阻礙,順順利利來到了女孩家。他們先在窗台上偷偷觀察室內的狀況──屋內真的只有女孩一人。床則延著牆壁擺放,床頭靠在牆角,床尾剛好在窗台下方。襪子掛在床頭的左側,而女孩現在正背對著它睡覺。

「看來是大好時機哩。」李歐說,波卡也點點頭。

按照事前的計劃,由波卡放禮物,李歐負責在窗台把風。

因為鎖已經被破壞了,波卡只是輕輕一推就打開了窗戶。一股寒風吹進屋內,大概是覺得冷,女孩動了一下。

「波卡,先關窗戶。」李歐輕喊,波卡趕緊把窗戶闔上。

然後他延著繩子(另一頭握在李歐手中)降到床上。好,目前一切順利。波卡心想。

他躡手躡腳地向前,覺得自己比起聖誕老人更像個小偷。差不多走到一半時,李歐叫了聲:「波卡,小心。」

棉被堆動了一下,女孩翻了一下身子,改成面對波卡的側姿。

波卡跟李歐屏氣凝神等待數秒,確認女孩沒有其他動靜之後,波卡對著李歐比出OK的手勢,然後繼續前進。走到距離床頭約20公分時,波卡開始感受到女孩的氣息。

雖然黑暗中看不清楚安的長相,但是多尼耶老爺爺想送禮物的對象一定是個好女孩吧,波卡心想。他一邊聽著安均勻的呼吸聲一邊來到床頭。

「好哩,快點把禮物放進去就行哩。」李歐小聲的從遠方喊著。然而波卡又遇到問題了,安的襪子無法把所有的禮物都塞進去。

他先試著把襪子撐開,然後把咕咕鐘塞進去,可是失敗了,因為襪子比咕咕鐘還小。他又嘗試先把星星檯燈塞進去,這次雖然勉強成功了,但是咕咕鐘還是塞不進去。

是不是該把檯燈拿出來重試一次呢?可是咕咕鐘又擺明塞不進去。還是咕咕鐘就擺在襪子旁邊?是說到底為什麼要放到襪子裡阿?問索普代特好像又會被他罵。

波卡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胡思亂想了起來,完全沒聽到李歐慌慌張張地正在叫他。

「波卡!不好了!波卡!」

「波卡!喂!聽到沒哩!波卡!」

「波卡!快回神!你這呆子矮人發什麼呆哩!她要醒啦!」

「什麼阿?」

波卡終於聽到李歐的聲音回頭一瞧,才發現女孩不知何時已經坐起來了,兩顆明亮的眼珠正睜得大大的在打量自己。

 

安在幾天前曾試著問媽媽聖誕老人會來嗎,媽媽雖然笑著說『會啊』,但是安沒辦法相信媽媽的話。有什麼根據讓媽媽說聖誕老人會來呢?家裡又沒有煙囪,對外只有臥室的那扇窗戶。安從沒拿過聖誕禮物,是不是自己被聖誕老人遺忘了呢?啊啊,聖誕老人,我就在這裡喔,我每天都有努力幫忙媽媽做事,所以請你送禮物給我吧。安每天睡前都這樣默默在心裡祈求。

可是今天晚上她跟媽媽道晚安時,媽媽雖然一邊笑著跟安說話,手上針線活卻一刻沒有停下來。安知道這陣子媽媽幫很多人做衣服,每天都在昏暗的燭光下趕工到很晚。媽媽為了安那麼努力,但是自己卻只想著要禮物,安突然覺得自己好自私。對了,如果聖誕老人有來的話就請他不要送我禮物,改送媽媽禮物好了。安下定決心要等聖誕老人來跟他說這件事,卻在不知不覺中睡著了。

迷迷糊糊之中,她突然感覺到冷風,拉了一下棉被。

──好冷喔...風又從窗戶吹進來了。

「...嘰嘰(關窗戶)...」

──聖誕老人...究竟會不會來呢...?

「...(小心)...

──好像有什麼聲音......?

安又翻了一個身。

「...嘰嘰嘰嘰(把禮物放)...」

──咦...?我怎麼睡著了?

安微微睜開眼睛,朦朧中看到一個穿著紅色衣裳、戴著紅色帽子的矮人就在自己的眼前努力把禮物塞到襪子裡。意識到那是聖誕老人的瞬間,安馬上坐了起來,矮人剛好也在這時回頭,小眼睛看著小小眼睛,兩人就這樣你看我,我看你。

是聖誕老人嗎?安還來不及問出口,矮人就搶先舉起了一隻手說:「M...Marry...Christmas...」

 

自從看了索普代特的資料,李歐一直在想聖誕老人是什麼。如同索普代特所說的,世界上沒有真的聖誕老人。如果有的話也無法在一夜之間送禮物給全世界的孩子。聖誕老人多半是孩子的父母親假扮的,而人類的小孩長大之後也會開始不相信聖誕老人的存在。

既然如此,為什麼聖誕老人在人類世界還是這麼流行呢?

的確聖誕節跟聖誕老人在某些地方有越來越商業化的趨勢,但是李歐知道商人只會販賣有人需要的東西,所以最終來說還是人類需要聖誕老人這個角色。

人類到底為什麼需要聖誕老人呢?對於這個問題李歐百思不解,就像波卡說的,多尼耶想送安禮物並不是為了錢,既然如此又是為了什麼?

或許波卡知道答案。李歐看著拼命想把禮物塞到襪子裡的波卡如此心想,波卡雖然呆,但是常常比李歐更清楚某些事情的本質。

忽然,他發現女孩開始有所動作。

「波卡!不好了!波卡!」李歐對著波卡大喊,但是波卡正忙著把檯燈塞進去,完全沒聽見。這下李歐可著急了,他喊得更大聲。

「波卡!喂!聽到沒哩!波卡!」

但是波卡正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完全沒回應。

「波卡!快回神!你這呆子矮人發什麼呆哩!她要醒啦!」李歐聲嘶力竭地喊著,說那時,女孩坐了起來,波卡也發現了李歐的呼喊轉過身來,剛好與女孩大眼對小眼。

波卡根本嚇呆了,好不容易才結節巴巴地說出:「M...Marry...Christmas...」

李歐輕嘆了一口氣:「唉,是Merry Christmas哩。」

他用力地把窗戶撞開,安被聲響、寒風跟雪花嚇得尖叫,他趁機衝到波卡身邊。

「快!閃人哩!」

「喔、喔喔!」

看來波卡一時之間也搞不清楚狀況,但至少知道逃命要緊。確認他坐上自己的背之後,李歐一躍而起,這時,他看到了小女孩又驚又喜地看著自己跟波卡。

──啊,原來如此哩。小女孩純真的笑容終於讓李歐理解了人類需要聖誕老人的理由。人們並不是真的想從那位虛構的老先生那兒得到禮物,他們只是單純地想見到心愛的人的笑容,把希望他們幸福的祈願跟美好回憶──將這些隱藏在人們內心的『溫暖』藉由聖誕老人傳遞出去。

或許等安長大之後會不再相信有聖誕老人,或許會隨著年紀增長逐漸淡忘這件事,但只要有一個微小的契機讓她在庸庸碌碌的日子裡突然想起這段往事,並且露出會心一笑的話,那波卡、李歐、索普代特、凡貝妮洛跟多尼耶老人今天所送的禮物就確實存在她的心中。

想著想著,李歐的嘴角也泛起了笑容。

 

婦人在昏暗的燭光下拼命趕工,儘管因為連日替人縫製衣服已經讓她的手指疼痛不堪,但她還是努力驅動手中的針線替手上的布娃娃縫上頭髮。

這個由各種碎布拼湊成的布娃娃是她要送給女兒的聖誕禮物,往年她為了應付生計就疲於奔命,根本沒有心思思考其他的事。但今年生活終於變得比較寬裕,所以至少今年一定要做個禮物送給女兒才行。婦人這麼想的同時,眼前忽然糊了一下。

婦人放下針線揉了揉眼睛。看來不僅手指頭不聽使喚,眼睛也到達的極限了。就在這時應該好好睡在隔壁的女兒發出了尖叫,她連忙趕過去。

「安,怎麼了?」

女孩立刻回頭,笑的好燦爛。「媽媽!是聖誕矮人喔!聖誕矮人來了!因為我們家沒有煙囪,聖誕老人就派聖誕矮人來了!」

婦人聽的一頭霧水,什麼聖誕老人派聖誕矮人?

「聖誕矮人偷偷跑來送我禮物,但是他塞不進襪子裡,因為我的襪子太小了。」

安伸手將禮物跟襪子拿給婦人,她半信半疑地接過來,仔細瞧著半天,好像跟一般的禮物沒啥兩樣?

「媽媽,我可以打開來看嗎?」

在婦人的允許下,安興奮地拆開了禮物。

「哇~是我一直想要的咕咕鐘耶!咕咕鐘!」女孩快樂地喊道。

婦人覺得自己好像在哪看過咕咕鐘,但是一時之前又想不起來。

「媽媽也有喔!聖誕矮人塞在襪子裡!」

在女兒的半推半就下,婦人拆開了襪子裡的禮物。

放在禮物盒裡的似乎是個燭台,只是放在雞蛋大小的橢圓形外殼裡的卻不是蠟燭,而是個亮晶晶的碎片。碎片發出的光芒照亮了整個房間,宛如星星的光輝一般美麗又溫柔,讓婦人跟女孩都看傻了眼。

聖誕老人...真的存在嗎?婦人狐疑。然而這燭台的光芒是如此的美麗,搞不好真的是聖誕老人送來的也不一定呢。有這麼明亮的燈光的話,看樣子今晚要熬夜做完布娃娃是不成問題了。

婦人緊緊摟著了女兒,臉上露出了微笑。

 

在女孩家附近的小巷內,波卡跟李歐正大口大口的喘著氣。

「真是的!好端端的發什麼呆哩!」

「可是禮物放不進襪子裡啊!」

「那種事情無所謂哩,隨便擱著就好哩。」

「是這樣子嗎...?」

「絕對是哩!」

儘管氣喘噓噓,李歐還是忍不住念波卡幾句。只見波卡皺起眉頭思索試圖要反省,但不稍幾秒就放棄了。

「總之事情終於告一段落,我們回去吧。」

「也是哩。」

既然成功達成任務,有點小失誤也沒差。波卡跟李歐兩人都鬆了一口氣,心情十分愉悅。

然而事情怎麼可能這麼簡單就結束。從巷子深處傳來一陣野獸的低吼,一隻露出尖牙的野狗慢慢地從黑暗中現身。牠銳利的雙眼緊緊盯著波卡跟李歐,散發出來的殺氣讓兩人不自覺地向後退了一步。波卡吞了一下口水。

「這麼說來這一帶好像是野狗的地盤...」

「還是讓人敬畏三分的惡犬哩...」

而後又有一隻野狗從巷內現身。一隻...又一隻...

波卡跟李歐總共被五隻野狗包圍著。

「不、不是說只有一隻嗎...」

「大、大概是情報錯誤哩...」

波卡跟李歐嚇得渾身發抖。

「怎、怎怎怎怎麼辦啊!李歐!」

「湯、湯湯湯湯然只有逃啦!這次真的要抓緊哩!」

李歐拔腿穿過包圍網的縫隙,但是野狗們哪肯就這樣放過他們。五隻野狗一邊狂吠一邊對他們展開了追逐戰。李歐拐進一條小巷內,波卡發出尖叫,野狗們吼得更兇了,仍然緊追他們不放。

「誰啊!聖誕夜還這樣吵吵嚷嚷!」一個喝得醉醺醺的大叔打開窗戶破口大罵。

「嗚嗚~對不起啦~」波卡用哭腔大喊:「Merry Christmas!」

 

一個小時候,波卡跟李歐才好不容易接連擺脫野狗、野貓跟鼠群追擊,步履闌珊地返回多尼耶老人家。這時索普代特、凡貝妮洛跟多尼耶老人早就等他們等得不耐煩,已經開始舉辦聖誕派對了呢。

-- 完 --








創作者介紹

shione75的部落格

潮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